农场牧场送礼注意点:赠言里面不能打入回车和反斜杠“\”,比如“\(^o^)/”,需要将其中的反斜杠删除,一旦打入回车和反斜杠,发送的礼物会丢失,严重的会丢失数据,切记

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重大疫情

26已有 93 次阅读  2021-01-16 22:49

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重大疫情

导读

新冠肺炎注定将载入史册。在古代医学并不发达的时候,很多疫情导致了严重的人类死亡。瑞典病理学家福尔克·汉申说得好:“人类的历史即其疾病的历史”;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博士指出,疾病和传染病流行对人类文明产生深刻而全面的影响,它往往比战争、革命、暴动来得还要剧烈,因为它直接打击了文明的核心和所有生产力要素中最根本的——人类本身,打击了他们的身体,打击了他们的心灵。


01

被病菌瓦解的罗马帝国


有文字记载的最早一次流行病大爆发,是公元前430年至427年在雅典发生的瘟疫。


据古希腊大历史学家修昔底得记载,在公元前431年西方历史上最早的大规模战争之一伯罗奔尼撒战争之前,古希腊人从来没有遭到像天花这样的传染病的攻击,虽然那时侯可能已有流感、结核和白喉等病发生;战争使得新型流行病从非洲传到了波斯即今天的伊朗一带,又在公元前430年到了希腊。它造成的后果非常惨重:雅典军队的生力军1/4死亡;瘟疫继续在南部希腊肆虐,导致了城邦人口的1/4死亡。


这次瘟疫造成西方文明史上一次重大转折,因为雅典本来有称霸整个希腊半岛的雄心——雅典和斯巴达是古希腊200多个城邦国家中最强大的两个,但这次瘟疫使它一蹶不振,再也称霸不起来了。


罗马帝国时期,公元165-180年间发生了另一场非常厉害的黑死病瘟疫,史称“安东尼时期黑死病”,15年左右,导致罗马帝国本土1/3人口死亡。过了不到两代人的时间,公元211-266年间,罗马又遭到第二次传染病的大袭击。


这两次瘟疫横行之后,再加上其他一些原因,罗马帝国迅速衰落下去,随着四、五世纪蛮族入侵,曾经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土崩瓦解,这是西方文明史上又一次重大转折。它们都与小小的病毒细菌密不可分。


02

中世纪“黑死病”改变了欧洲


公元1347-1352年间,一场被称为“黑死病”的可怕瘟疫席卷欧洲,意大利、法国、英国等国人口锐减,许多地方,特别是人口密度较大的城市,1/3到1/2的人死亡。据史书记载,这场瘟疫共导致2500万人丧生,几乎毁掉了欧洲1/4的人口。在随后的300多年间,黑死病仍然周期性地暴发。

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重大疫情

中世纪“黑死病”瘟疫席卷欧洲,意大利、法国、英国等国人口锐减,许多地方,特别是人口密度较大的城市,一半人数死亡。


“黑死病”实为淋巴腺鼠疫,通过藏在黑鼠皮毛内的跳蚤传染;它之所以获得这样一个令人恐怖的名称,是因为其症状之一就是患者的皮肤上会出现许多黑斑。对于那些染上该病的患者来说,痛苦地死去几乎是无法避免的,当时没有任何治愈的可能。


过去,一般欧洲人认为“黑死病”大爆发的原因是亚洲黑鼠的入侵,其具体来源,有学者认为是欧洲和阿拉伯之间的航海经商船只,有学者认为源于11世纪至13世纪间的数次“十字军东征”。


从传播轨迹看,黑死病确实与海运脱不开干系。黑死病在欧洲爆发的第一站是在西西里的摩西拿港,而后是地中海海港城市的热那亚、君士坦丁堡、威尼斯,而后是法国、西班牙,最后连英伦三岛也沦陷了。这是一条由海洋运输转大陆商业贸易的传播路线。

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重大疫情

哥伦布船队不仅发现了新大陆,还将天花病毒传播至南美洲。


黑死病发病迅猛,死亡率极高,死状恐怖,而且极为“平等”。无论贫富贵贱、年老青壮,都会染病、死亡,无人可免、无人例外。所有人都察觉了这场瘟疫不同寻常,于是应对之策纷纷出台。


首先人们想到的方法是放血,这是基于古希腊医圣希波克拉底的“气质体液说”。显然,这一治疗方式对疫病的唯一贡献是,让身体虚弱的病人死得更快些。药物治疗也是有的,从葡萄酒到玫瑰水,以及各式各样的草药。一般而言,危害没有放血显著,效果当然也指望不上。病人发出的恶臭让人有此联想——黑死病也许和污浊的空气有关。上流阶级纷纷拿乳香、玫瑰水净化空气,平民百姓则选择马鞭草、薄荷、艾草等。


可能最接近有效的措施是隔离。在发现黑死病人的家庭门口,用炭笔画上大大的字母“P”。公共建筑也会作为病人集中隔离的地点,开始主要是教堂和市政厅之类的建筑。后来,“P”已经连片的社区、主人逃亡或死去的大型宅邸也被征用。有的城市甚至在隔离区周边设置了路障、挖起了壕沟,以防止人员进出。


遗憾的是,因为隔离措施不够及时,且缺乏统一的安排,再加上黑死病蔓延和发病迅速,导致搬运病人者很快就成了病人,挖坑掩埋尸体者自己也倒下,被黑死病袭击的城市迅速陷入瘫痪。


值得欣慰的是,海路的隔离工作较为成功,检疫隔离制度沿用至今。威尼斯人最早发明了检疫制,威尼斯人在第一时间就获悉了瘟疫的消息,1347年就制定了“卫生监督员制度”。卫生监督员会登上每一艘进入威尼斯的外国船只,检查船员是否患病、是否有异常现象,发现问题就拒绝该船靠岸。这是人类最早的海上检疫措施。

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重大疫情

黑死病面具——鸟嘴医生


强制隔离被证明是有效的,对海港城市抵御疫情输入很有帮助,从此成为各港口的标配,至今还在沿用。


03

天花,古老文明的杀手


天花是一种古老的急性传染病,大约公元前1000年,埃及法老拉美西斯头部就有天花疤痕,到我国清朝时,感染过天花的康熙皇帝还亲自研究过如何防治天花。欧洲很早也出现过天花,到17、18世纪,天花仍然导致10%的欧洲天花患者死亡。19世纪天花在美国流行,1872年仅费城一地死于天花的便达2600人。


天花由天花病毒引起,病人的唾液、痰液、脓液甚至脱落的痂皮内都含有天花病毒,经飞沫传染或接触传染传给健康的人。在17世纪、18世纪,天花曾经是欧洲上最具毁灭性的传染病。不过,对于欧洲殖民者来说,天花带给他们以恐惧,他们却用天花带给南美印第安文明以灭绝。


大约1.1万年前,越过白令海峡来到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在南美洲创建了自己的文明,建立起疆域空前辽阔的印加帝国。美洲印地安人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如古代玛雅文化),培育出了玉米、土豆、烟草等农作物,为人类文明作出了巨大贡献。


南美洲大陆原本没有天花,印地安人对天花既无免疫力又无治疗知识。也就是说,印地安人对天花没有抵御能力。但是欧洲殖民者到来后,一些人携带的天花、麻疹等病毒开始在美洲传播,并逐渐大面积流行。


据统计,在哥伦布到达美洲之前,当地土著印地安人的人口,专家们估计在5000万到1亿之间。在欧洲殖民主义者对美洲扩张过程中,真正因为打仗或屠杀而死的印地安人并不占很大比例,大部分都是死于欧洲人带去的天花、麻疹、霍乱等严重的传染病——这些杀人魔王使美洲土著90%的人口毁灭了。


由于天花的泛滥,加之一些欧洲伤寒、鼠疫的感染,90%以上的印第安人死亡。1526年,天花夺去了印加帝国皇帝卡帕克的生命,随即又夺去了原定皇位继承人库尤奇的生命,死亡导致了争夺权力的内战,接着大量土著印加人染病死亡,最终使印加帝国走向灭亡。


美国加州大学的生理学家戴蒙德从生理学研究的角度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从欧洲传播到美洲的病毒和病菌能杀死那么多印第安人以及大批非洲和大洋洲与世隔绝的土著人,但美洲却没有出现一种能够对欧洲人产生致命威胁的病毒或病菌?


科学家的解释是,自1万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起,旧大陆各个早期文明就开始驯养各种野生动物:西亚地区1万年前就有了绵羊、山羊等家畜,中国人在9000多年前就开始养猪,旧大陆的家畜家禽有数百种,而新大陆的印第安人却只驯养了驼马等少数几种动物,在哥伦布到达之前,基本没有大规模饲养业。因此,新大陆没有欧洲那样人跟动物间密切的互动关系,所以,当时美洲人的抵抗力非常弱。


不过,对付天花,中国人倒有点办法,唐代的孙思邈便用天花病人的脓汁涂在人身上,使人感染天花而获得免疫力;宋代又有用天花病人脱落的痂皮研成末,吹入人的鼻中的种痘法,甚至后来还有将天花病人的内衣给别人穿三天,让其受到感染而产生免疫力的办法。到了清代,这些方法逐步成熟,甚至形成以为人种痘为业的“痘医”,并且还传入日本、俄罗斯等国。不过这种种痘法剂量不易掌握,也有因种痘感染天花致死的,所以,几百年来并不普及。

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重大疫情

药王孙思邈画像。他曾使用天花病人的脓汁涂在人身上,使人感染天花而获得免疫力。


到了18世纪末,英国的乡村医生爱德华·琴纳注意到牛也会生天花,不过,牛的天花只是在皮肤上长些水疱而已,故称为牛痘。而挤牛奶的女孩也会在手上长出小脓疱,不久即愈,但凡生过这种小脓胞的女孩便不会再生天花。


琴纳敏感地意识到,牛痘脓汁能使得人获得对天花的免疫力。1796年琴纳首次为人接种牛痘,接种牛痘者安全有效地避免了天花的传染,此后,种牛痘之法在世界各国推行,大约从清道光年间起,我国也逐步舍弃人痘而改种牛痘。


1950年10月我国政府“种痘条例”规定:全民免费种痘,并按照人口登记册进行督查,到1961年我国在云南出现最后一例天花病人后,天花便在中国绝迹。1977年以后全球也未再发生天花病例。


1980年5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天花已在全球灭绝,一个危害人类数千年,造成数亿人口死亡的疾病,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终于彻底消除。


04

终结一战的上帝之手:西班牙大流感


到20世纪初,还有过一次非常大规模的传染病流行,那就是1918-1919年的“西班牙大流感”,专家普遍认为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全球有5000万到1亿人丧命。尽管它被称为“西班牙流感”,但实际上可能起源于美国。

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重大疫情

西班牙大流感中染病的美国士兵


哈斯克尔县位于美国堪萨斯州的西南角,靠近俄克拉荷马州和科罗拉多州。1918年,这里到处都是草皮屋,在没有树木的干燥大草原上很难将它们分辨出来。哈斯克尔县曾经盛行养牛——当地一家破产农场曾经饲养过3万头牛。哈斯克尔县农民也养猪——这可能是当年流感在这里爆发的一条线索。


另一条线索是,哈斯克尔县坐落在候鸟迁徙的重要路线上,包括沙丘鹤和野鸭在内共有17种鸟类迁徙时途径这里。科学家现在了解到,禽流感病毒和人流感病毒一样,也会感染猪。当禽流感病毒和人流感病毒感染同一个猪细胞时,它们的不同基因就会像洗牌一样被重新打乱、进行交换,产生一种新的、可能非常致命的病毒。


我们不能确定1918年的流感起源自哈斯克尔县,但我们知道流感疫情爆发开始于1918年1月,而且疫情很严重。哈斯克尔县当地报纸也证实,那段时间,全县大部分人都患上了急性肺炎。


几名感染肺炎的哈斯克尔县男子随后前往堪萨斯州中部的芬斯顿军营报到。几天后,第一个已知感染流感的士兵报告了自己的病情。当时正处于一战期间,这个大型陆军基地正在训练新兵准备参战。两周时间里,1100名士兵被送进了医院,还有数千人生病,其中38人死亡。


此后,被感染的士兵又将流感病毒从芬斯顿军营带到了其他军营,36个美军大型军营中有24个爆发流感。在流感病毒被带到海外之前,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人被感染了。与此同时,流感在美国的平民社区也迅速传播开来。


1918年春季这次感染高峰死亡率达到3.5%,还算是“温柔”。4月份一份陆军医疗报告里写着:“病人出现爆发性肺炎,湿肺大面积出血,并在24-48小时内死亡”。4月初,芝加哥的第一份针对流感死亡患者的尸检报告上写道:“双肺里充满出血点”,当地病理学家立刻意识到,“这是一种新的疾病!”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引起当局足够的重视。大家的神经全被欧洲的战火吸引,两大洲之间的人员流动每个月都在大幅增加。1918年3月-4月,11.8万名美军新兵被送往法国。法国和英国眼巴巴看着无数美国大兵登船上岸,协约国的头头们知道,美国才是他们打败德国和其盟友的关键,但是殊不知,美国大兵带来的不仅是步枪和大炮,还有更加致命的病毒。


法国港口城市布雷斯特是美军抵达欧洲大陆的第一个港口,所以它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病毒中转站。从那里,流感病毒像旋转的洒水车龙头里喷出的水滴,由近及远扩散到整个法国、英国和意大利。

那些改变了人类历史的重大疫情

1918年的伦敦


5月份,流感的触手伸到了西班牙,就连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也病倒了。讽刺的是,因为世界大战,主要的参战国为了保持士气,都采取了新闻封锁政策,对于本国发生的疫情一概只字不提。而倒霉的西班牙,因为是中立国,西班牙媒体争相报道国王的疫情,所以,这场本不是在西班牙起源的流感,就这么阴错阳差的被冠以了“西班牙流感”的名字。


当然,战线对面的德国也未能幸免。与日俱增的病患严重影响了德军的战斗力,尤其到了6月份,德军每个步兵师平均患病人数已经达到了2000人,某些师有近一半人丧失了战斗力,从这个角度来看,流感比子弹和炮弹的威力还要大。


1918年8月,西班牙流感致死率开始迅速攀升。首先在美国,法国和塞拉利昂,然后向着整个北美,西欧和非洲及中东扩散。之前死亡的病患多集中在幼儿和老弱的人群,但是进入9月份,年轻力壮的人开始在感染后迅速死亡。


病患典型的症状是:2-3天的潜伏期;然后开始发热,头痛,咳嗽,咽喉痛。随后,炎症下降到支气管,然后大概率会进入肺泡,从而引起肺炎。


“刚开始,这些病患看起来就像是普通流感。住院后,情况就会迅速恶化成前所未见的重症肺炎。桃花心木斑点迅速布满士兵的脸颊,然后黄白色开始从士兵的耳朵初蔓延,直到整个胸部,很快你就分不清谁是有色人种谁是白人了。仅仅需要几个小时,人就死了……太可怕了!”一位美国训练营医生在信中写道。很明显,扩散的黄白色是因为机体缺乏氧气所致。时至今日,免疫学研究才表明,“细胞因子风暴”是导致肺功能全面衰竭的罪魁祸首之一。


所谓“细胞因子风暴”,简而言之,就是人体的免疫功能在最后时刻放出大招,释放出大量细胞因子,引导大量免疫细胞前往肺部,无差别攻击任何异体细胞和受损伤的细胞。这种免疫机制是人体最后的防线,相当于“杀敌1000,自损800”。细胞因子风暴会导致血管壁结构损坏,脏器开始内出血,血压快速下降,脏器出现衰竭。越是年轻的人,免疫系统越是强大,导致的“细胞因子风暴”就越强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年轻人在类似的疫情中,死亡率居高不下。


这场西班牙大流感持续15个月之久,总共夺去5000万到1亿条生命,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还多,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提早结束的原因,因为各国都已经没有额外的兵力作战了。


虽然到了1920年,西班牙流感基本就在全球销声匿迹了,但是它所造成的影响却绵延百年,一直影响到了今天。我们今天所有见到的流感病毒,一定程度上都可以说是一百年前那场浩劫直接或者间接的产物。

来源:新周微刊

 参考资料:


《黑死病:大灾难、大死亡与大萧条》;

《不平等社会》;

《瘟疫、饥荒和战争》;

《死亡地图:伦敦瘟疫如何重塑今天的城市和世界》;

《生化武器与战争》 于新华;

《天花的流行史》;

《21世纪经济报道》;

《观察与思考》

分享 举报